三掌门 > 野兽嗅玫瑰 > 第48章 ch.48

第48章 ch.48


一月中旬,  寒假结束。

        从迈阿密回来的第二天,简妤要从林文秀家搬回学校公寓,奥斯汀作为搬运的苦力,  自然不能缺席。

        他去的比两人约定的时间早一些,到的时候简妤还在楼上收拾,  林文秀给他盛了一碗自己煮的冰糖雪梨,  清甜可口,  连哈迪逊和芭芭拉都赞不绝口。

        女儿说奥斯汀喜欢吃中餐,她这么多年迫切想煮菜给女儿吃的心愿不但实现,还有了更多发挥的空间。

        可刚吃了一半,  奥斯汀就被哈迪逊腼腆地邀请去合照一张。

        简妤背着包下楼的时候,  就看见继父穿着黑色西装挺着啤酒肚十分‘乖巧’的站在奥斯汀身边,  而弟弟则是咧嘴笑,  露出洁白牙齿,手上还挥舞着印有雄狮logo的应援旗。

        她一点也不怀疑,  这张合照会被继父洗成超大照片框在她们客厅的墙上。

        离开之前林文秀轻声在简妤耳边说,  下周就是农历的新年,可以邀请奥斯汀来家里吃饭,她会做很多好吃的。

        简妤看向对方,  他显然是听懂了中文,  根本不用她请,  他满脸期待的表情快忍不住要说我来,  我一定会来。

        回到学校,  再一次切实体验到美国大学生对于橄榄球赛的追捧,  赢下冠军的余温依然烧得旺盛,  校园里雄狮的旗帜比过年前常规赛时插得还多,  就连喷水池的美人鱼身上都挂着雄狮的队旗。

        下下周的周末,  学校还要在球场举办迎接奖杯的仪式,当地好几家电视台和报纸周刊都会来采访报道,这不仅仅对于al是个大事,更是整个郡的荣耀。

        每年大学生体育联盟组织的众多比赛中,橄榄球都是关注度最大的比赛,橄榄球这项运动在全美受欢迎的风气,也让它的竞争性和商业性最高。

        所以雄狮拿下今年的冠军,不仅是实打实给al争光,也大幅提高了al在大学联盟里的体育竞争力,这样的喜事当然得好好庆祝。

        唯一不变的,是依旧熟悉的招呼声,‘奥斯汀’‘奥斯汀’,简妤听得耳朵快起茧,冠军和mvp荣誉加身,他比以前更受欢迎。

        去食堂的路上,简妤忍不住撞了撞他的手肘说,“你也回应大家一下啊。”

        他垂眼看了眼简妤,冷冷地应道,“没心情。”

        他的态度比这一月寒冬还冷淡,简妤挽住他的胳膊,“我上次只是说考虑去你家住,但是我考虑过了,还是住学校更好。”

        准备开车的时候得知目的地是学校而非他的公寓后,奥斯汀就这副我很不爽的表情。

        在迈阿密酒店的最后一晚,简妤正躺在舒服宽敞的大床上滑手机,突然浴室的门被推开。

        雾白的水蒸气散出来,一颗水珠从颈项淌过健壮的胸肌,纯白浴巾裹在精瘦的腰间,顺着性感腰窝延绵,挺翘的臀线若隐若现。

        手机里麦克的最新视频瞬间就不香了,手机被男人抢下扔在床头,那双灰蓝眼瞳从居高临下俯视她到单膝压跪在床沿与她平视,只用了两秒的时间。

        他的手掌搁在坚硬的实木床头上,予她做柔软的支撑,昏黄的光线之下,呼吸是最重的杂音,他的唇轻轻吮着她的唇,手撑在一侧,细细品味她嘴里的甘醇。

        他此刻的柔情像浮冰下的巨大冰山,她不知道何时会被拉住手腕,狠狠淹没在欲望深海。

        简妤完全失了理智。

        男人牺牲色相又贡献热吻,只为勾引她下学期开学直接搬到他的公寓合住,她闭着眼睛喃喃地说考虑看看,可从温暖的迈阿密回来,早起的寒风让她恢复理智。

        当然是学校的公寓更好,上课方便,去图书馆方便,还有算得上是便宜又美味的食堂。

        不管怎么说,那晚算勾引失败了。

        所以他有什么好开心的,受别人欢迎又如何,反正女朋友一点也不喜欢他,呵。

        -

        过年那天可惜是周三,简妤只能在新年后的周五晚上带着奥斯汀回林文秀家吃饭。

        林文秀为此提前两天准备,大展身手做了一桌美味佳肴,中餐西餐各半,这样既是保证了中国新年的传统,也贴心地考虑到了哈迪逊和芭芭拉他们的口味。

        主食是水饺,哈迪逊和芭芭拉吃不得麻辣重口的中国菜,但是非常喜欢这种清淡口味又肉汁满满的食物。

        哈迪逊面前的一碗水饺瞬间清空,他皱眉看向林文秀,“宝贝,味道一如既往的美味,但我刚刚吃到一个硬硬的扁扁的东西,我直接吞掉了,是什么啊?”

        ……

        比起林文秀的淡定,简妤啪地放下筷子站起来,“你、你吞了吗?那是硬币呀!”

        她慌张地看向林文秀,“妈,现在怎么办?”

        “别管他。”

        怎么可以不管?!那可是硬币啊。

        但林文秀不着急就够奇怪,没想到哈迪逊也没有预想中的惊慌,他哈哈大笑,摊开手心正是一枚圆乎乎的硬币。

        “开个玩笑,谁叫你们在这里面包那些玩意,我一口下去牙差点没给崩掉。”

        林文秀睨他一眼,“你不懂,这是好运的象征,吃到硬币的人明年一年都会有好运。”

        简妤松一口气,她真被继父的演技骗了,而这屋里除了奥斯汀不知道发生什么,其他人都习以为常,看来哈迪逊在家常开这种吓人的玩笑。

        不过妈妈还是和以前一样,她记得小时候过年,最开心的就是吃饺子或者汤圆吃到硬币,所以帮林文秀包的时候,她都会努力记住那个带着幸运的家伙。

        可是下锅经沸水煮过,通通变成一个样子,幸运从来都无法预知。

        吃过晚餐,简妤依依不舍要和奥斯汀告别,她自然是要在家里过夜,但这里没有奥斯汀的位置。

        奥斯汀在她额前印下一吻,“我周末来接你。”

        “我可以直接赶车回学校,你往返很堵车,会浪费很多时间。”

        简妤抿了抿唇,她也舍不得对方,但是更不想让对方那么累,但是奥斯汀却直接道,“没关系,是我想要见你。”

        “嗯……好,我等你来。”

        走廊响起脚步声,哈迪逊搂着林文秀走来,“简,别着急,奥斯汀不用离开,其实我和哈迪逊。”

        林文秀看向哈迪逊,对方点头微笑回应。

        她深呼一口气,转向简妤,“为你准备了你的房间,属于你的房间。”

        简妤一怔,难以置信地指着自己,“我的房间?”

        “没错。”

        林文秀显然有些激动,她眼眶微微泛红,哈迪逊紧紧搂着她的肩膀给她支撑。

        简妤稀里糊涂跟着林文秀上了二楼,就在原来的哈迪逊的书房,两人把书桌放到了继弟的卧室,书架搬到了芭芭拉的房间,又重新购置了床和衣柜。

        浅蓝色的窗帘,粉色的床铺,一个崭新而温馨的房间,在这个家里,独属于简妤的房间,呈现在众人面前。

        简妤的眼眶瞬间就蓄满眼泪,转身看到林文秀的时候,鼻头酸涩难耐,忍不住地抱着妈妈哭了起来。

        没有人知道,周三她打电话回国前,突然发现父亲简明亮已经许久没有主动关心过她。

        除了对方报阿姨怀孕这件简家大喜事的时候是主动联系她,其他时候都是她时不时给对方发信息,然后在之后的某天凌晨突然收到回信。

        电话里,当简妤说完新年快乐之后,很想找点话题关心国内的家,但是突然发现她除了知道阿姨怀孕之外,已经搭不上更多话题。

        简明亮的朋友圈里,全是他的妻子的事。

        简妤只能关心阿姨肚子里那还没出生的宝宝,然后简明亮说,‘简妤你的房间,我准备以后给你弟弟或者妹妹用,反正你以后嫁人也没时间住家里,不过你放心,小孩长得没那么快,也是你阿姨说,最好提前给你说说,怕你介意这个,但我想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好介意的,是吧?’

        简明亮是个有责任感的父亲,他养大了自己,但是他爱自己这个女儿吗?她不确定他的父爱还有多少。

        人都是会变得,当有更想保护更想珍惜的人事物出现的时候,自然就会有取舍和比较。

        简明亮在不知不觉间,凭着心意做了他的选择,简妤不幸成了没被选择的那个。

        这是一个并不用早起的清晨六点,但为了就着国内的时间,她设置了闹铃。

        “爸,你说的没错,我的房间就给阿姨的孩子用吧,我估计也没用的机会了。”

        以后都不会了,再用过去的枷锁困住自己,每个人都在展望新的生活,还没有完全走出过去的人,一直只有她一个人。

        而新生活补偿给她的,正是一个完全接纳、包容,并且爱她的家,有妈妈在的家。

        -

        绵软温暖的床铺,第一次就承受了两人的重量。

        棉被之下,简妤心情极好地磨蹭着奥斯汀的腿,“喂,你睡我的床,是不是该给点好处费?”

        奥斯汀瞥她一眼,看她满眼喜悦兴奋的光亮,决定做个好好男友陪她演戏,于是装着冷漠地问。

        “那你打算怎么收?”

        简妤打量的视线从他饱满的额头移向深邃的眼眸,唔嗯,不能细看,这人眼睛会吸人,一不留神就会陷进去。

        “便宜你,一百美金好了。”

        简妤呵呵地笑,同时不安分地对着男人的八块肌上下其手。

        这个女人怎么不按剧本演戏,这种时候就该说,‘用你来抵喽’。

        还是她财色双收,一样都不放过?

        奥斯汀单手撑着脸,微笑道:“好啊,你过来一点,我给你。”

        简妤看他嘴角的笑就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但是这是在家,她可不会和他做什么。

        简妤呵呵地笑着后退,另开话题问道,“对了,今年是什么年来着?”

        奥斯汀愣住,“什么?”

        呃,她问一个外国人这种问题,是她的问题,“你知道中国有生肖这种说法吗?”

        奥斯汀摇头,简妤不知道怎么给他解释,直接打开维基百科让他自己看,等他看懂了才继续她的问题。

        她用中文问,“那你知道你属什么吗?”

        他还不能说过长的中文句子,但是知道不懂就重复‘什么’之前的那几个字做反问,奥斯汀的发音十分的字正腔圆。

        “我属什么?”

        等着吧,等着吧,她这就来了!

        简妤清清嗓子,迫不及待地看着他。

        “你属于我!”

        简妤咧着嘴说完后,奥斯汀没有答话,浪漫的气氛突然变得尴尬,糟糕,出现了意外情况,他没听懂她的表白。

        那要不要用英文再说一次,可是用英文就完全变味,简妤后悔不已,早知道就不说了。

        笨蛋男朋友,中文学得可真慢,呜呜。

        她垂头丧气地正要翻过身,却立即被抱进宽阔而温暖的怀抱里,啊算了,他没听懂她就再说一次好了。

        “刚刚那句话的意思,就是说,你是我……的人。”

        说着说着谁知道他突然抬起她的下巴和她对视呢,简妤本来想做鸵鸟躲在他怀里解释,现在好了,对上奥斯汀的眼睛说你是我的人。

        她是什么霸道总裁吗?!

        羞得要命,简妤在心里反省,再也不上头说土味情话了。

        “我属于你,当然是属于你,那你想好要怎么使用我了吗?”

        这,这说法就有些暧昧无边了,她咽着紧张的口水,想推开他,却触到微弹膨满的肌肉,见鬼,好摸得要命。

        简妤说话的底气瞬间软了三分,“我、我今天不要用!”

        奥斯汀把她抓回来,十分为她着想地道,“不行,早一天早享受,我不忍心让我女朋友吃亏。”

        棉被盖上,无边的月色和简妤的呼喊皆没于棉被之下。

        -

        周六下午,学校在球场为雄狮队举办冠军凯旋仪式。

        简妤和麦琪坐在前排看台,身后大都是穿着雄狮球服的球迷,只是一个庆祝活动,但是很多球迷还是在脸上涂了油彩,可见他们对雄狮真是爱到骨子里。

        相比之下,简妤这个雄狮队四分卫的女朋友,则显得没那么专业了,她没穿球服,没拿应援的毛巾,甚至来之前还有点犹豫——奥斯汀安排的位置在第三排中间,除开前面两排要留给媒体拍照,她就在所有人都能看到的地方。

        而托那个雪夜视频的福,她想雄狮的球迷应该没人不认识她。

        果然,简妤从进球场开始,就吸引了全部人的视线,麦琪看出她的尴尬,“别担心,小美女,你今天超级美的~”

        “麦琪,谢谢你。”

        麦琪永远是最给她自信和支持的好友,简妤深呼一口气,她也是时候转变观念了,外人的关注和瞩目,早已不是在国内受过的那种不屑与冷漠。

        而且作为奥斯汀的女朋友,除非是和他分手,不然这样的瞩目永远不会停止,等他登上nfl之后,只怕会更多。

        而她会与他分手吗,那当然不会!

        与其畏惧,与其担心,不如享受这种瞩目好了。

        简妤深呼一口气,平静心态,突然身边的空位被人占据。

        “嗨,简,好久不见。”

        居然是麦克。

        简妤没想到会在雄狮的庆祝活动上遇上对方,而且他的座位就在她旁边!

        麦克一脸喜气地和她打招呼,聊过才知道,他果然又是为了游戏的事而来,顺便也做为粉丝参加庆祝活动。

        他是教练带过来的,怪不得位置也这么好。

        看麦克那么高兴就知道游戏进展十分顺利,简妤很关心游戏的事,毕竟这是她实习工作的全部重心所在。

        而且那里面的奥斯汀,许多细节都是她提供的,是她眼里的奥斯汀。

        两人聊天的时候,场边的乐队开始奏乐,雄狮的球员们跑步进场,为了方便媒体拍照,球员们都穿着球服外套。

        奥斯汀作为压轴最后出场,当十号球员出场的时候,全场爆发出惊天的欢呼,奥斯汀科尔曼,这个诱惑神明把一切都献给他的男人。

        他没戴头盔,露出英俊的脸,棕色的发梢在阳光下飞扬舞动,他完美得就像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理应享受着全场的爱慕和瞩目。

        这都是意料中的事,只是没有人想到,当他站在球场中央的时候,脸上的自信笑容突然垮下,盯着某个方向露出不悦的表情。

        而他的眼神……是落在简妤的身上。

        简妤正和麦克说游戏内测的事,游戏面世之前还要进行小范围的内测,对方已经不在自己公司实习,麦克犹豫着问她有没有兴趣帮忙?

        那还用讲,那可是太有了!她兴奋的脸颊泛红,连连点头。

        麦克松口气,“那就这么定了,到时候我给你内测的账号。”

        这一切的事看在奥斯汀眼里,只觉得两人的互动十分刺眼。

        说起来,他集训的时候,简妤就在这个麦克的公司实习,他女朋友那么漂亮能干,这个叫麦克的家伙说不定会对她动心。

        呵,现在就是在纠缠吧?看他那样,完全就是在搭讪简妤。

        奥斯汀盯着简妤,别对着他笑,宝贝你的笑是属于我的。

        两个工作人员合力抬上装了冠军奖杯的皮箱,按照流程,将由教练和奥斯汀一起把奖杯取出放在奖杯展示台上。

        但奥斯汀脸上的表情,活像与奖杯有仇,主持人愣了两秒,迟疑着怎么开口,还是赛斯出手,拍了拍奥斯汀的背,暂时拍散了男人脸色的阴郁。

        奖杯展示的流程顺利走完,主持人把奥斯汀请在舞台中间,“奥斯汀,活动的最后,不知道我们可以欣赏一下你的mvp戒指吗?”

        奥斯汀接过话筒,“我很乐意,但是那枚冠军戒指在夺冠的晚上,我已经送给我女朋友了,那枚戒指现在是她的东西,所以我得问问她。”

        简妤突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只觉得身边都是羡慕又嫉妒的视线,她抬眼看向球场中央,男人直直看着她,不,他视线有几秒偏移到她身边的麦克身上。

        “宝贝,我送你的爱情信物,冠军赛的mvp戒指你带了吗?”

        ……

        他绝对绝对是故意的,因为她早就想过对方可能会被要求看冠军戒指,提前就把戒指带来给了他!

        大坏蛋!


  https://www.3zmm.net/files/article/html/81157/81157325/109907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