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那个替身回来了 > 第42章 照机

第42章 照机


郗兰偷觑谢爻,  发他眉头微微一动,却没有出言反驳,她忽然有点不安。

        再仔细看白衣少女的背影时,  她忽然无端到一阵心悸,  不由皱眉头,  捂住心口。

        谢爻发她异样,问道:“怎了?”

        谢汋道:“小师妹的心疾可是又犯了?别激动,你还不一定输呢。”

        谢爻冷冷地睨了师弟一眼,  握住郗兰的手腕,  温热的灵力顿时似一阵暖风进入她的脉,在她体内游走了一个小周天。

        她顿时到体一轻,心悸缓解不少。

        谢爻问:“好点了?”

        郗兰道:“谢谢阿爻哥哥,  我觉好多了。”

        谢汋啧啧称奇:“小师妹,你怎同师兄这见外,一口一个谢,  拿了我这多好东西,怎没见你谢我。”

        谢爻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谢汋道:“开玩笑,  开玩笑,我一见小师妹就想逗逗她,  小时候的习惯改不过来……我一定改,  这就改。”

        假模假式地压低声音:“小师妹,一碰到你的,  师兄就特别开不玩笑,自小就这样。”

        郗兰虎着脸道:“分明是你欺人太甚。”

        谢汋道:“方才的赌约怎?”

        郗兰道:“自然作罢了,我怎能拿阿爻哥哥的情同你赌。”

        谢汋道:“没准师兄正好想收徒呢。”

        郗兰谢乜他一眼:“阿爻哥哥若是想收徒,自会送鲤鱼佩,不必你『操』心。”

        谢汋装出如释重负的神『色』:“还好小师妹不敢赌,  我的阿雪保住了。”

        郗兰挑挑眉:“三师兄原来是骗我!”

        谢汋抱着臂道:“当然是骗你,一个凡人不折在面已是万幸,怎可能通过试炼,除非……”

        他话锋忽然一转,郗兰的心又提了来。

        谢汋道:“除非她是我徒弟。”

        谢爻的眉头微微一蹙,郗兰始终留意着他,连这细微的表情变化没逃过她的眼睛。

        她忙道:“姑娘这合三师叔的眼缘倒是她的造化,不定你们有师徒缘分。”

        谢汋颔首:“正是,正是,初我还担心师兄同我抢,好在师兄不想收徒,我便却之不恭了。”

        他顿了顿:“当然,先得看她能不能挨过照机镜。”

        若木嗤笑了一声,向冷嫣传音:“尖嘴猴腮的东西长得丑,想得倒挺多,丑人多作怪。”

        冷嫣正沿着玉阶往池中走去,弥漫的白雾很快将她包裹住。

        她知若木的是谢汋,他生得清瘦,姿容虽不及堂兄谢爻,但与丑相隔十万八千,不过在若木眼众生皆丑,除了祂自之外大约都是丑八怪。

        但凡名门大宗,都有一些独门秘术、阵法或法器确保上位道君之间传音不会被人听去,有的冷嫣能破,如凌虚派的防护阵法,重玄的她生怕打草惊蛇,没有尝试。

        但若木是神,这近的距离自然有办法听个一清二楚。

        冷嫣道:“谢汋什?”

        若木道:“他在和个丑女人商量谁当你师父。”

        冷嫣:“……”虽被人夺了去,但躯壳原本是她的,被人当面丑,总有些不是滋味。

        她决定当作没听到:“他们讨论出什结果?”

        此时池水已到了她的胸口。

        若木道:“谢汋要收你为徒。”

        冷嫣无声地扯了扯嘴角。

        当初她将些人视为至亲家人,很多都看不分明,一旦跳出窠臼,便知群人面上和睦,私下各怀心思,相互忌惮的有之,暗中嫉恨的有之。

        譬如谢汋,自视甚高,却被谢爻压一头。无论出、修为还是际遇,他都远远不如谢爻,只要是谢爻有的东西,他都想拥有,即便只是个待宰的凡人少女,为占了谢爻入室弟的名头,他便要时不时地来逗一逗。

        却不知他自诩聪明,其实是个沐猴而冠的跳梁小丑。

        她闭上双眼,将整个人浸没在池水中。

        刹间,无数支离破碎的光影从四面八方向她涌来,一股脑地钻进她神识中,仿佛要将她的神魂撑破,无数尖啸声撞击着她的耳膜,忽明忽暗的光影在她眼前飞速变幻,仿佛无数魑魅魍魉。

        她像是坠入一条声与光汇聚而成的,奔腾不息的大河,在山峦似的浪涛中颠簸,时而被挤压,时而被撕扯。

        别凡人,就算是修士的神魂很难承受这样的痛苦,而才有人一进这照机镜便忍不住捏碎了琉璃珠。

        不过受过神魂的凌迟,世间没有什痛苦是冷嫣无法承受的。照机镜仿佛看出这样的手段她不作,些混『乱』的光影和声音瞬间消失,她的周围只剩下一片无边无际的虚空。

        接着黑暗中闪烁粼粼的光点,她到刺骨的寒意从后背钻入四肢百骸中。

        她认出这是清涵崖上玄冰窟,她的死地。

        此刻她卧在冰上,手脚被缚,像一头待宰的牲畜,谢爻站在她旁,手握着寒光闪闪的“可追”。

        他面无表情地低下头,解开获她的衣襟,毫不犹豫地举剑,剑锋割开她的灵府,发出裂帛般的声响,他将左手探入,搅动着,搜寻着,仿佛想将她的神魂生拽出来受极刑。

        然而什都没有,她的灵府中空空如。

        紧接着,“谢爻”张俊美无俦的脸痛苦地扭曲来,他奋力将左手抽出来,仿若冰雕玉琢的手像是被烈火烧灼过,焦黑的皮肉一片片脱落,『露』出血肉和白骨。

        冷嫣坐,冷冷道:“你以为这点伎俩能骗到我?”

        话音未落,无数黑蝶如血般从她伤口中喷涌而出,朝“谢爻”飞去,密密麻麻地包裹住他全,张开嘴,『露』出尖锐的口器,啮咬他的肌肤,吸食他的血肉。

        片刻,照机镜中的谢爻在一声声惨呼中被啃食殆尽。

        白骨“喀拉拉”倒下,幻象消失,冷嫣再一次坠入虚空。

        冷嫣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琉璃珠,玲珑剔透的珠已变成了红『色』,她已通过了试炼。

        她正思忖着要不要立即捏碎琉璃珠,虚空中却飘了雪。

        灰白的雪慢慢飘落,在她周围积聚,不一会儿,她便觉凉意从她的脚底直往她体钻,一股久违的困意侵袭着她的神智,她渐渐恍惚,慢慢记不自是在照机镜中参加重玄的终选。

        雪越积越多,世界成了一片白茫茫的雪原。

        她站在雪地,紧紧握着姬玉京的“断春”。

        雪中浮出一道道黑影,眼神空洞,神情呆滞,其中有她的爹娘,有重玄的同门,更有归墟中无数死在她剑下的亡魂,黑影越来越多,站在雪地上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尽头。

        一道颀长的人影从风雪中浮出来。

        他的手握着把乌鞘宝剑,冷嫣一眼便认出是谢爻的可追。

        男人不发一言,脸隐藏在暗影中。

        他轻轻抬了抬手,些神情麻木的围观者忽然向她蜂拥而来。

        “锵”一声,冷嫣手中的断春出鞘,微青的剑光有如连绵不绝的春水,又如斩不断的愁绪。

        剑光缠绵,剑意温柔,却在悄然不觉间便带走了生命,剑锋所至,头颅像落花坠落,鲜血如花瓣纷飞,春意断尽,骄阳烈日熔金烁石。

        冷嫣不知『自杀』了多少人,她丝毫觉不到疲惫,她的体麻木,心麻木,砍下的头颅神情麻木,倒下的躯麻木。

        飞溅的鲜血像仲夏的暴雨打在她脸上,她在血中前行,一茬茬的活人和亡魂无一例外地倒在她剑下。

        最后,所有人都倒了下来,只剩下无言的男人,渊渟岳峙。

        浴血的少女举剑,剑锋直指他的咽喉。

        男人终于开口,声音飘忽而疲惫:“你当真要杀我?”他的脸仍旧隐藏在阴影中。

        冷嫣不发一言,手中断春送出,干净利落地刺穿了男人的咽喉。

        她拔出剑,男人向前踉跄了两步,他终于离开了阴影。

        冷嫣看清楚他的脸,是一张清朗如皓月的脸。

        “锵啷”一声,断春落在地上,断成两截,冷嫣后退两步:“怎是你……”

        姬少殷看着她,喉咙发出“嗬嗬”的声音,他的眼睛满是愕然和谴责。

        “小师妹,”他吃力地道,“你手上……手上怎会……”

        冷嫣低头看自的双手,她的手上沾满了鲜血。

        她的手上怎会有多血?

        她又抬头,却发觉姬少殷不见了,眼前是个仅存在于她记忆中的少年,一张稚气未脱的脸。

        少年的眼神空洞茫然:“小师妹,你怎……变成这样……”

        话音未落,几点火光从他手中落下,是他好不容易替她寻来的离朱草种。

        冷嫣只觉耳边轰然一声巨响,脑海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念头。

        这是小师兄,她杀了小师兄。

        姬玉京向前仆倒,她茫然地扶住他。

        她跪倒下来,让他躺在自怀,手捂住他喉间的伤口,可温热的鲜血从她手指间流下。他的双眼慢慢黯淡下来,不一会儿便像一切死人,蒙上了一层白翳。

        她的上沾满了鲜血,血融化了冰雪,四周成了一片血海。

        她到姬玉京的体从她怀滑下去,她双臂箍住他,想方设法阻止,可他还是从她怀滑了出去,缓缓沉入血海。

        ……

        金博山炉的香早已燃尽,冯真真面上镇定自若,心早已焦急万分。

        她不该偏袒任何一位待选者,但平心而论,她希望苏剑翘能进入终选——尽管这希望微乎其微。

        若是实在通不过,她至少希望她能全而退,照机镜会挖出一个人心底最深的恐惧,即便是修为高深的道君进去有危险,何况是凡人。

        她在台上踱着步,时不时抬头看看姬少殷和几位峰主。

        长老和师伯、师叔们都泰然自若,时不时聊上一两句,冯真真忍不住传音给姬少殷:“小师兄,苏剑翘进去久都没动静,会不会出什呀?”

        姬少殷忧心忡忡,答道:“先别自吓自,苏姑娘吉人天相。”

        不过他脸『色』白透着青,这话显然连他自都不信。

        他与苏剑翘虽是萍水相逢,但他每回见到她都无端到亲切,仿佛他们已认识很久似的,若是她在照机镜中出,他不知该如何自责。

        冯真真咬咬牙:“不管了!”

        话音未落,她手中长剑已出手,剑化作长长的白绫飞入镜池中。

        不一会儿,白绫飞出水面,却不见凡人少女被卷上来。

        冯真真不信这个邪,再次将剑化成的白绫抛入池中,可苏剑翘就像消失在了池底,怎捞不到。

        连几位峰主不曾见过这种怪,弟们忍不住交头接耳。

        “难道是凡人太弱,神魂连同躯壳都叫镜池吞噬了?”

        “都快小半个时辰了,就算捞出来恐怕不中了……”

        姬少殷坐立不安,忍不住向夏侯俨传音:“师尊,镜池中不知出了何,弟能否下去查探一下?”

        夏侯俨语气有些严厉:“少殷,我知你与姑娘有点交情,不过这是我们重玄千百年来的规矩,贸然进入照机镜,谁不知道会出什。”

        姬少殷:“可是……”

        夏侯俨厉声道:“可是什,少殷,难道你连师父的话都不停了?”

        姬少殷道了声“遵命”,断开了传音。

        全场鸦雀无声,只有莲花更漏嘀嗒作响,一声一声像是敲在人心上。

        姬少殷再忍不住,腾地站,向夏侯俨行礼:“师尊,弟不能见死不救。”

        话间已飞下石台,便要跳入池中。

        时迟时快,数道白光闪过,将姬少殷团团围住。

        姬少殷不明就,定睛一看,却是八只雪白的山魈,每只都有两人高。

        他抬头望向山魈们的主人:“道君这是何意?”

        北斗座上的华服男慵懒道:“姬仙君好生小器,眼见这位苏姑娘在照机镜中呆的时间要比你久了,可是面过不去?”

        饶是姬少殷好『性』,快被他这颠倒是非的话气笑了。

        “道君误会,在下是要救苏姑娘,”他冷下脸道,“还请道君让这些灵宠让一让。”

        些山魈非但不让,还手拉手围着他跳舞。

        姬若耶道:“你怎知道她的着你救?”

        姬少殷正欲什,忽听“哗啦”一声巨响,一道水柱从池底喷涌而出,在半空中盘绕一圈,竟化作了一条银光熠熠的巨蛇。

        巨蛇发出震耳欲聋的啸声,声如龙『吟』。

        有人惊呼:“快看!是个凡人!”

        众人定睛一看,果见巨大的银蛇背上站着一个白衣少女。

        此彼伏的惊呼声中,少女形忽然晃了晃,然后如一片秋叶从半空中栽倒下来。


  https://www.3zmm.net/files/article/html/52363/52363593/98829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