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那个替身回来了 > 第70章 横死

第70章 横死


姬少殷回到卧房,  运功调息片刻,便即传音给师父。

        夏侯俨一个晚上第二次接到弟子传音,便知白州定然有事发生,  但听说雌冥妖再度出现,  还是吃了一惊:“你们几个可安然无恙?”

        姬少殷浑身上下总有几十道伤口,  有的深及骨骼腑脏,有的只是皮肉伤,许多伤口还在往外渗血,  但生怕师父担心,  故作轻松道:“师尊放心,弟子们都平安无事。”

        夏侯俨略微松了一口气,随即皱起眉:“你再度与雌妖交手,  是怎么死里逃生的?”

        姬少殷道:“是有高人出手相助。”

        “哦?”夏侯俨道,“是何人?”

        姬少殷已想好了说辞,但要欺骗恩师仍有些说不出口,  不自觉迟疑了一下方才道:“那位高人黑纱覆面,未『露』容。”

        夏侯俨道:“可分辨得出是男是女?”

        姬少殷又停顿了一下,  这才道:“弟子受了伤眼前模糊不清,天『色』又暗,  并未清那人身形。”

        夏侯俨沉『吟』道:“你留在白州安心养伤,  别的事不用理,为师会加派人手过来,  你等伤势好些便回宗门。”

        姬少殷道:“弟子无碍……”

        夏侯俨笑着打断:“你与雌妖交手,怎会无碍?少殷,你不必骗为师。”

        姬少殷赧然道:“弟子知错。”

        夏侯俨温和道:“为师不是怪你,为师也知你是怕我们担心。”

        又叮嘱了徒弟几句方才断开传音。

        即便有姬玉京那段前尘,夏侯俨其很喜欢姬少殷这个徒弟,  正直温和又孝悌,而且心思澄澈犹如清泉,一眼望得到底。

        在不擅长说谎。

        ……

        冷嫣一直睡到日上竿方醒。

        醒来第一件事便是给若木传音,她想问一问小师兄残魂的下落,可当若木的声音传至耳畔,她的心脏像是什么攫紧,忽然又不敢问了。

        “何事?”若木的声音没了平日的慵懒,更冷傲,像是一根绷紧的弓弦。

        冷嫣迟疑了一下,终究没有问出口,只是道:“昨夜你来过?”

        若木不不愿“嗯”了一声:“本座不能来?”

        冷嫣道:“多谢。”

        清晨醒来她感到经脉中灵气充溢,虽然还有些疲惫,但精力已恢复大半,显然是小树精半夜来给她喂过『药』,她醒来时唇角甚至还残留着一缕若有似无的清甜。

        若木道:“有什么可谢,本座来你死了没有,死了趁早打点装回归墟去。”

        冷嫣弯了弯嘴角:“你给我喝的灵『液』是什么做的,为什么那么甜?”

        若木的声音更紧,那根弦仿佛再一拉便要绷断了,飞快道:“当然是本座的独门秘方,怎么能告诉你,不准再问。”

        冷嫣道:“今日我过来用晚膳。”

        若木道:“随你便。”

        虽然祂已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冷漠,冷嫣还是从中听出一丝欢喜,就像那灵『液』里的一丝甜意。

        她不自觉『舔』了『舔』嘴角:“小狗昨夜什么时候回去的?”

        若木道:“本座又不是专门替你照狗的,怎么知道。”

        原本趴在祂脚边打盹的雪狼听到一个“狗”字,立即站起身抖抖『毛』,摇着尾巴把脑袋凑到若木手边。

        若木嫌弃把它推开,还瞪了它一眼。

        雪狼委屈呜咽了一声,又趴了回去。

        ……

        下晌,小银人照例提前半个时辰把主人的几十口衣箱挨个打开:“神尊今夜穿什么衣裳?”

        若木靠在榻上,扫了眼花花绿绿、珠光宝气的衣裳,蹙了蹙眉:“找身端庄稳重的。”

        若米大骇:“神尊这是怎么了?”

        若木当然不能说是因为那女人在背里称祂“小树精”,只是挑挑眉道:“你也稳重些,成天一惊一乍的成何统。”

        小银人昨夜睡得早,不知半夜发生了许多事,不明就里搔搔后脑勺,照着主人的吩咐挑衣裳,挑来挑去好不容易挑出一件暮烟紫的衣裳,奈何衣缘上还是缀满了明珠宝石。

        若木道:“以后裁衣裳少加那些花里胡哨的累赘,着心烦。”

        若米:“……”不是你老人家喜欢这些花里胡哨的累赘吗?

        这话当然不能说出口,神尊会有错吗?有错一定不是神尊的错。

        小银人认了命,有气无力道:“是奴的错,神尊教训的是。”心里只盼着早日回树上,换片别的叶子来消受这要命的福气。

        选好了端庄稳重的衣裳,若木又命小银人给祂梳发髻。

        若米道:“神尊要个什么样的发髻?”

        若木道:“端庄稳重的,比那姓姬的更稳重。”

        平日祂总是披散着长发,有时将发尾束起,有时还要编些明珠宝玉进去。

        若米忙活了一会儿,替祂用墨玉簪绾了个一本正经的发髻,再戴上个老气横秋的玉冠,拍着胸脯保证道:“神尊是丰神俊秀,端重沉稳,别说比那姓姬的丑修士,就是比爹,比祖父,比□□父……”

        话音未落,已一个指头按扁。

        黄昏,炊烟在重黎殿上空弥散开时,冷嫣到了。

        她心不在焉进了偏殿,与肇山派人打了招呼,又逗了一会儿雪狼和白虎,丝毫没有注意到若木的变化。

        仙侍将晚膳摆好,众人入了座,冷嫣饮了两杯酒,望着杯中残酒,神□□言又止。

        她一向果断,只有遇上一个人的事时才会小心翼翼、患得患失。

        若木心里一阵发堵,瞥墨玉屏风上映出自己的模样,只觉可笑至极。

        小银人正给主人剥龙眼,自言自语叹了口气,轻声道:“唉,媚眼抛给瞎子……”

        若木狠狠剜了一眼。

        若米忙道:“神尊恕罪,奴不是说苏姑娘瞎的意思……”

        话未说完已拎了起来,若木掀开酒壶盖子把小银人扔了进去,一套动作云流水。

        青溪和柏高眼观鼻,鼻观心,大气也不敢出一声,老道悠哉游哉小口抿着酒,不时从杯沿上瞟一眼两人,眼中闪着过来人的幸灾乐祸。

        只有冷嫣浑然不觉,既没有听若米的话,也没有察觉气氛有异,指尖一下下轻敲着桌案,半晌终于下定决心,抬起眼望向若木,用秘音道:“这间的事,神尊都知道?”

        若木一向喜欢别人对祂恭敬,但听到“神尊”两字从这张嘴里说出来,却半点不觉受用。

        “未必,”祂也用秘音冷冷回答,“也有本座不知道的事。”

        “譬如?”冷嫣道。

        譬如什么时候你气死,若木心道。

        “你想问便问吧,”祂没好气道,“不必起个兴,如果是想问姬少殷缺了的魂魄在哪里……”

        祂说到一半,冷不丁瞥她的眼睛,忽然将后头半句话咽了下去。

        这双眼眸从来都是冷静又镇定的,刻却像琉璃,只要祂一句话就会破碎。

        祂身侧的手攥紧又缓缓松开:“本座只知道祂没来归墟,也没入轮回,至于是不是还在上飘着或者附到了什么东西上,就不得而知了。”

        其对冷嫣的往事开始好奇时,已经查过姬玉京残魂的下落,若是的残魂侥幸逃脱,多半会来归墟,然而来到归墟的每个亡魂都记得,其中并没有姬玉京其人。

        也没有入轮回,上更没有的踪影。冷嫣的残魂能在阳间逗留百年,只因玄冰窟阴寒至极,可放眼整个清微界也找不出第二个玄冰窟来,姬玉京的残魂即便能逃脱,百年的阳火炙烤也早已令消散无踪。

        冷嫣的眼睛倏然亮起,闪烁着希冀的光芒,若木不忍,别过头去。

        神明也有不知道的事,刻祂就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比起直接打碎她的希望,给她虚假的希望是否更残忍?

        但话已出口,祂做不到亲手浇熄她眼里的光。其她并非那么好骗的人,她轻易相信祂的话,也只是因为她愿意相信而已。

        冷嫣的神『色』松弛了些:“对了,我在白州遭遇雌冥妖,它唱了一首关于羲和的谣谶,不知你听过没有?”

        她将那冥妖唱的谣谶一字不差念了一遍,念到最后一句“新神降旧神哭”时,她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像是笼罩了一层阴翳。

        若木一哂:“这样的谣谶不知有多少,幽冥里那些脏东西唱了几千年了,也不们唱出个花来。”

        冷嫣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她杀死楚宗主成为归墟主后,归墟里的亡魂也编排出不少谓的征兆、谶言,大多只是牵强附会。

        但许是自底传来的歌声太过诡异,这首谣谶隐隐让她有些不安。

        若木乜了她一眼:“旧神自是本座了,莫非你担心本座会死?”

        祂嗤笑了一声:“本座又不是死木头,大限将至总会察觉。你大可不必杞人忧天,本座的命怎么都比你长。”

        冷嫣:“……”

        酒壶里的小银人捂住了脸。

        若木又道:“这谶歌也不知是谁写的,难听,文采无。”

        冷嫣瞥了眼叫做“小猫”的灵虎,又瞥了眼叫做“小狗”的雪狼,低下头默默喝酒。

        用罢晚膳,冷嫣回天留宫的住处练剑修,肇山派人也回了自己的院子,小银人在酒壶里听着外头没什么动静,悄悄沿着壶壁爬上去,顶开壶盖往外张望,却正好对上主人凶巴巴的眼睛。

        不等缩回去,已若木提溜了起来。

        小银人讪讪兜着袖子:“神尊……”

        若木不搭理,却也不将一指头摁扁,方才剥的龙眼还整整齐齐码在紫琉璃的碟子上,一颗也没少。

        命仙侍换了一壶酒来,酒肴和糕点一动不动,只是一杯接一杯自斟自饮。

        小银人偷觑着主人脸『色』,只祂面无表,似乎换了身装束连『性』子也跟着变了,不再似平日一般神采飞扬,而变得沉默寡言,眉宇间还有几分落寞。

        这模样冷姑娘喜不喜欢不知道,但着有些心酸,忍不住出言安慰道:“神尊,其冷姑娘去救姬公子……”

        话音未落,若木一个眼刀子飞过去,若米赶紧改口:“那姓姬的丑修士……冷姑娘救只是道义,是恩,神尊在不必同比。”

        若木道:“我同比什么,成天半死不活的要人去救。”

        若米觑着主人脸『色』小心翼翼道:“奴说句话……容易失去的东西,总是稀罕些的,就譬如开不了几天便凋谢的花,就比万古长青的那什么……咳咳……惹人怜爱些……”

        若木握着酒杯冷笑:“你是嫌本座命长?”

        若米:“……”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正搜肠刮肚找话说,忽听门外有人道:“启禀道君,肇山掌门让奴来送宵夜。”

        那声音们并不陌生,是从们第一天来就在重黎殿侍奉的仙侍。

        若木道:“进来。”

        仙侍提着食盒走进来,将几碟精巧的糕点和羹汤摆在食案上,肇山掌门每晚这个时候都会叫人送宵夜来,整个重黎宫的仙侍都知道。

        仙侍摆好膳便退了出去,若木用玉箸夹起块桃花酥了,凉凉一笑:“有人终于等不及了。”说罢将桃花酥送入口中。

        未必只有那姓姬的会死。

        ……

        天留宫掌门院中,夏侯俨断开与归元宗王宗主的传音,疲惫『揉』了『揉』眉心,拿起半杯冷茶灌了下去,仍觉焦躁不安。

        凌霄恒已从重玄除名,格杀令也发出去了,留下的烂摊子却得由收拾。杀死归元、太虚两个大能外加几十个炼虚和元婴弟子,两宗自不会善罢甘休。这几日天天传音、传书不断,与两宗宗主商讨赔款事宜,至今仍未谈出结果。

        想了想,传音给谢汋:“阿汋,到天留宫来一趟。”

        谢汋很快便到了,了眼满脸倦容的夏侯俨,目光微动:“师兄,归元、太虚那两条老狐狸还未松口?”

        夏侯俨冷笑着摇了摇头:“们不是狐狸,是豺狼,这回让们逮着了机会坐起价,是铁了心要咬下我们两块肉来。”

        谢汋沉『吟』道:“赤那边还能再加一加税赋……”

        夏侯俨摇摇头:“赤已有城落入偃师妖人手中,时再加赋税,只会将剩下城也『逼』反。我们得想别的办。”

        谢汋道:“师兄有什么主意?有用的着师弟的方不必客气。”

        夏侯俨拍拍的肩膀:“阿汋,神君深居简出不理俗务,多亏有你替师兄分忧。”

        谢汋一笑:“师兄同我说这种话就太外了。”

        夏侯俨亲自替斟了一杯茶,又给自己斟了一杯,拿起杯盏抿了一口,这才缓缓道:“过几日便是姬氏家主的五百岁华诞,我们该给送份大礼了。”

        谢汋道:“师兄的意思是……”

        话未说完,忽听一道僮在外面道:“启禀掌门,重黎殿出事了!”

        夏侯俨立即撂下手中茶杯:“出什么事了?”

        那道僮道:“长留姬氏的天枢道君死了……”


  https://www.3zmm.net/files/article/html/52363/52363593/92943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m.net。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m.net